欢迎来到最有公信力的世纪彩票娱乐网站!!!

新闻中心

世纪彩票 > 新闻中心 >

不再“哈日” 国产漫画回归00后校园

2018-11-07 02:35

“道友?”北京的初二学生小雅在写作业的间隙,瞟了几眼手机后便迫不及待地在班级群里@了自己的一位同学,这位同学刚刚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信息,小雅便迅速判断出这位同学一定跟自己同追一部动漫——《魔道祖师》。

就这样,小雅收获了一位新“道友”。

当然,跟小雅同“道”的绝不仅局限在班级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统计一个拥有1925人的“道友群”人员构成后发现,其中83%是00后,还有8%是90后。

随着第一批00后走进大学校园,00后已经成为中国校园中最庞大的群体,他们的样子在一定程度上就决定着中国校园的样子。

不过,就像网上流传甚广的“社会三定律”:“任何比我早出生10年及以上的人都是裹步不前的老顽固;任何出生时间和我相差10年以内的人都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中流砥柱;任何比我晚出生10年及以上的人都是无可救药垮掉的一代。”很多80后、70后,甚至连90后都看不惯00后,尤其是当00后与动漫挂上钩时:他们在公共场所穿得奇形怪状毫无顾忌地cosplay(角色扮演)、他们说话时自顾自地使用来自动漫的专有名词或缩略语、他们个个“戏精”,甚至有人无法分清虚拟和现实而酿成惨剧……

00后在某些舆论中似乎成了怪物。

应该说,看动漫是中国孩子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大闹天空》《神笔马良》《九色鹿》……成了几代人美好的集体记忆。为什么00后的动漫之路却总被人指摘呢?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众多00后、95后发现,当我们真正去了解这群看似光怪陆离的孩子时,他们身上背的“锅”多是别人的误解。

不再“哈日”

“国漫”回归“00后”校园

一提到动漫,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日漫”。

“我国动漫产业存在着一个断档期”,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陈淑娇说,在她的研究中,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动画产业由于和市场严重脱节,从而影响了发展。

任何经济现象都会最终作用到年轻人生活的细枝末节。

就在中国动画辉煌不再的时候,日本动漫却在蓬勃发展,再加上日本与中国同属东方文化,于是,日本动漫迅速占领了中国年轻人的市场。

那个时候,无论是中学还是大学,校园中的年轻人看日本“动漫”是很时尚的事,很多人说话时不仅夹杂着英文还会夹杂日文,甚至一股“哈日”的文化在校园中盛行。更有极端者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成为“精日”一族,很令人担忧。

好在这个时间不长。

随着扶持政策的不断出台,国产动漫有了更充分的发展空间。

“我们现在不用再专门挑选到底是日漫、美漫还是国漫,只要是好看的我们都看。甚至我们更喜欢看国漫。世纪彩票”大二学生王悦说,“有笑点,有泪点,一点儿也不比外国的动画差!”

王悦的这种个人表达是有权威数据支撑的。

据工信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动漫核心用户超过8000万,被称为“二次元”人群总数将超过3亿,且97%以上是90后和00后。

另据去年杭州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发布的一份基于网易漫画平台的大数据分析显示,漫画用户中95后、00后占比高达95%,而站内人气“TOP500”作品中,点击破亿作品高达50余部,其中国产原创漫画占比高达90%以上。

无论从主观的感受还是理性的大数据分析,国产动漫确实已经回归中国校园。

“不是我们的文化弱,也不是我们不表达。”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的80后老师周青说,曾经一段时间中国动漫是不太会表达,通过几年的学习和积累后,有了技术上的突破,中国动漫自然也能讲好中国故事了。

“《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风语咒》《大护法》……我随便就能给你数出很多部国漫作品。”王悦说。

可以不完美、可以有缺陷

00后对“国漫”表现了极大的宽容

虽然,看“国漫”的00后越来越多了,但并不意味着“国漫”都是精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观看了几部00后热追的国漫“新番”(00后通常把新的动漫剧集称为“新番”),确实制作更加精良了。但是,剧情幼稚、抄袭痕迹明显等问题仍然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多年来一直占据各大电视台的“羊“(喜洋洋与灰太狼)和”熊”(熊出没)更是被无数人诟病。

“现在还处于战国时期,是个度量衡没有统一的混沌时代,业内没有统一的业务标准,使高质量的产出变得不稳定。”现在在某动画公司担任执行导演的张卓明(化名)说。而且为了扶持国产动画,各地也纷纷出台了对国产动漫的补贴。为了拿到每分钟数百、数千元补贴,大大小小的动漫公司纷纷出手。“制作一部flash最多用几个月,而一个精工制作的动漫至少要一年时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与社会上几乎一边倒的批评声不同,面对如此庞杂的国漫市场,00后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

“我们从来都觉得,国产的动画动漫作品,只要有吸引我们的点,我们就愿意去接受它们,为他们贡献关注度和好评。”王悦说。

00后宽容的心态背后是他们对纯粹的“中国制作”的渴望。

“我曾经拿法国的和日本的动漫让学生做比较,他们更多人会倾向于选择日本的。”周青说,作为一名80后教师,她对青少年的这种心态有更清晰的理解,“年轻人选择看日本动漫,其实也是在看别样的中国”。

现在,“国漫”生产制造的主力军正是伴随“日漫”长大的80后、90后,他们拥有了更先进的动漫表达方式,再加上00后对“中国故事”的渴望,即使“国漫”市场良莠不齐,仍然有很多优秀的“国漫”被00后选中。

“虽然国漫在剧情提升方面仍有很大的空间,很多作品是披着‘东方的外衣’,精神内核却是西化的。但是我们仍然期待。”王悦说,她还记得去年《大护法》上映的时候,班里的团支书上午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大护法》、下午3点半、××影院、一起看分级国漫啊!”结果,瞬间就有十几个同班同学组团买了票。

面对00后对“国漫”的热情,学者们存在担忧,不能把好题材变成“功夫熊猫”,“要把握形式和内容的真正统一,动画专业需要在人文素养和创意方面强化文化素养的提升。”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周星教授说。

上午长笛 下午cosplay

00后:低调朴素张扬个性中率性穿梭

00后对国漫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很多人甚至认为,这一代00后身上表现出来的对自己文化的自信远高于比他们年长的几代人。

即使这样,人们仍然不喜欢他们对动漫的那种喜欢方式。

今年高二的李黎萱是北京一所中学乐队长笛声部的首席,刚刚过去的那个“十一”长假她几乎一天也没有休息,每天上午她都拿出两个小时练习长笛,下午基本用来学习。只有一个下午,她去了位于“鸟巢”旁边的动漫展。

那天李黎萱带了一个拉杆箱,坐地铁到了站,便在站台上打开箱子,拿出衣服、假发、翅膀、盔甲、化妆包……装扮起来,“周围人来人往,有些人停下来指指点点,他们可能觉得我这样特别奇葩吧。”李黎萱说,最初还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就没事了,“我不管他们怎么看我的,我要是现在不是在玩cosplay而拿着一支长笛吹,是不是就有人夸我高雅了?”

“我们不用把00后甚至95后的这种cosplay行为看得那么严重。”周青老师说,其实这跟过去京剧票友的行为类似,很多人过一段“戏瘾”之后也就不那么热衷了。

确实,跟之前的几代人相比00后似乎活得更加恣意。他们不太在意周围人的评价,只想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

今年大二的琳娜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看了一张自己cosplay时的照片,跟她文静的外表实在有很大的反差。

“我是从高中开始喜欢cosplay的,最初就是觉得能努力在现实里还原自己喜欢的角色很开心吧。”琳娜说,最初家里人有些反对,怕影响学习,后来琳娜上了大学而且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也就没什么人反对了。

现在,琳娜已经习惯了这种在现实生活中低调朴素,在cosplay时张扬个性的生活了。

00后对“国漫”表现出了包容和大气,我们对00后是否也应该有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徐司羿 王馨悦

相关推荐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13988999988
    admin@upstartla.com
    +86-123-4567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